当前位置> 淄博晚报 >淄博晚报9版
寻找乡村记忆系列报道二
南流泉村:妙泉生村 漫步拾古
日期:[2016年05月26日]  版次:[09]  稿源:[ 淄博晚报 ]  作者:[ ]  


流泉 宗祠 十三锣
  来到沂源县张家坡镇南流泉村时,第一眼让人感觉这只是个普通的小山村。文化广场、农家小屋,闲适安逸。但当记者漫步其中,才发现蛰伏在白墙灰瓦下的,是一处处历史遗迹,一片片古韵遗香。

南流泉
  南流泉村文化广场旁,就是一眼清泉。泉周边用砖垒成正方形,北面竖一石墙,上面刻有五角星。村里人对记者说,这眼泉今年春天因为浇水干涸过一次,除此之外,四季长流。问及泉的具体时间,村里人都说,具体时间不清楚,但村子就是以此泉而成。
  相传村里王姓先祖王大祥明朝时期搬到这里后,在此处掘地为泉,泉水汩汩向南而去,因此村子被叫做南流泉村。后来泉水一分为三,东、西、中各一支流,南流泉村也顺势分为东流泉、中流泉、西流泉三个自然村。人们逐水而居,在泉水的滋润庇佑下代代生存。
  泉水东边有一处院子,门上用方正的字体写着“张家坡镇中心小学南流泉教学分部”。村里的第一书记王永亮说,别看这个院子不起眼,可这是王氏宗祠所在。“可以说,村里人的根就在这里。”
  王永亮介绍说,宗祠本来占地更广,但大部分已经废弃,只有靠近广场的一间房因曾用作教学而留了下来。指着墙上的白色墙皮,王永亮说,这下面都是原汁原味的老建筑。“墙皮下面全是青砖,屋里面的梁也是老梁。当时用作教学时刷了一层墙皮,别的都没变。”记者看到,仅存的宗祠屋前,还有四根木柱,曾经裹在外面的白漆已经斑驳掉落,露出了里面的木材,有些地方还隐约残存红绿色彩。柱子下方的石墩依然完好,未曾改变。
  南流泉村悠久的历史,也带来了独特的文化传承。村里的剧团成立于民国时期,迄今为止仍广受欢迎。尤其是自创的“十三锣”,已经准备申报非物质文化遗产。记者采访时,五位剧团的老人正在演奏十三锣。清亮的锣鼓声悠悠而起,落在村里的每个角落,唤醒着不同时期的记忆沉淀。
■ 记者手记: 留住 消失的古村落

石屋 古巷 石拱桥
  南流泉村现有3000多户村民,然而此村1939年时曾遭日军焚毁。据镇文物部门介绍,当时日军放火烧村,所有村民上山躲避。大火烧了八天八夜,最后偌大的村庄,只有西边的少数建筑幸免于难,这也就是今天我们所见到的明清古建筑。即便如此,漫步村中,人们仍能从半掩柴扉中,看到岁月留下的痕迹。
  “村里最早的建筑有300多年历史了。”村民王平文介绍说,王姓乾隆嘉庆时期达到鼎盛,共有9户大户人家,22人得秀才以上功名。目前村里的窨子天井屋,均为该时期修建,多为砖瓦结构,墙高三丈,封火鳌头,气派非凡。
  沿最早的博沂路西行,一个路口旁黄色石臼静静矗立。村里人说,在还没有石碾时,村里就用这个石臼处理粮食,最少也有几百年的历史。再往西行,打开半掩木门,进入荒草丛生的院落。王平文说,地上散落着牌坊坍塌后的石块。记者找寻其间,果然看到几块条石,上面的字迹清晰可见。门前村民们纳凉坐的石块上面已经磨得发亮,旁边楷书雕刻的“春露秋霜”,以及精美花纹栩栩如生。
  掉头向东,一处泉水流经的地方,水泥路面下,一段石拱桥默默藏身其下。穿行村中,记者在王平文的带领下,又在一处荒废院落前看到一块练功石,上书“三百五”字样。王平文说,这就是村里武秀才王汉章的练功石。记者尝试了一下,练功石纹丝不动,厚重如山。
  南流泉村传承至今,家谱仍在。记者看到,这本印制于民国十二年的家谱,记载了三百年间王氏一族的兴衰起落。第一书记王永亮说,村里做好了规划,要对古泉和宗祠进行保护性建设,对村子实施古村落保护。南流泉村的清泉,还将见证更多的盛世辉煌。
  (晚报记者孔晓文 赵瑞雪通讯员李胄)
  山头街道的繁华路旁,百年古窑静默陈列;破败坍塌的东厢村,仅剩“鱼鳞石”所垒院墙屹立不倒;还有雕梁画栋的文姜祠、有着300年前古建筑的南流泉村……直到昨晚,从一处处古村落返回沂源县城,我心中仍有着穿越时空的刹那恍惚。
  昨日,“寻找乡村记忆 保护文化遗产——媒体行”采访团的行程依然丰富。先看那百年古窑外一排排的匣钵组成屋墙,守卫着曾经红火一时的窑炉,让人颇有感念,然而就在一处清朝圆窑对面,红火的现代工厂轰鸣作响,仅一路之隔的古窑却安静沉默。一古一今,一东一西,相隔已是数百年。
  再就是建筑风格相近,境遇却大相径庭的东厢村和西厢村。西厢村建筑保存完好,东厢村的房屋却大都破败坍塌,仅剩“鱼鳞石”所垒院墙坚持不倒。村里水泥路旁的野草已茂盛无比,人烟味也被时间冲淡。据村民说,东厢村现在仅剩五六户人家,其余人已迁往其他村庄或进城打工。东厢村的记忆,也随着安静下来的村庄,渐渐淡去。有人说,东厢村是逐渐消失的村庄。所幸记者在晚间听说了新的消息,东厢村已经列入某规划中,将来可能会拨款维护。
  人逐水而居,村因人兴旺。一如白灰下的木柱,工厂对面的古窑,东厢村里的建筑。古村落的记忆,就像村口围栏的古井,村中纳凉的大槐树,村头走过的小桥,村民手中的烟袋。有时都以为即将淡忘消失的点滴,又在人们步履间弥漫重生。 (晚报记者孔晓文 赵瑞雪)
 
 
   
 本版文章  
南流泉村:妙泉生村 漫步拾古
 
 
   
   
广告位招商
   
   
淄博日报官方网站: www.zbnews.net
版权声明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媒体合作
Copyright 2010-2012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