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淄博晚报 >淄博晚报13版

父亲是本书
日期:[2020年06月30日]  版次:[13]  稿源:[ 淄博晚报 ]  作者:[ ]  

  □ 陈刚
作者的父亲陈雨萌
  如果说母亲是一条大河,父亲就是一座高山;如果说母亲是鸟儿的巢,父亲就是支撑鸟巢的大树;如果说母亲是哺育儿女成长的甘露,父亲就是教会儿女做人的一本书。
  父亲这本书我已经读了七十年了,这本书在我人生的每个阶段、每个关头都产生过重大影响。掩卷冥想,父亲是那么智慧、慈祥,又是那么伟岸、高大。
  父亲陈雨萌,1924年10月出生在一个亦工亦农的中产阶级家庭,念过私塾,上过新学,有着扎实的文化基础,写一手漂亮的好字。战争年代他是握笔杆子的文书,解放初期干过县政府秘书,区政府办公室主任和市政府秘书科长兼市长秘书,后来做政府部门的负责人。他66岁离休,之后长期担任市老年书画学会常务理事长兼柳泉诗社社长,现年逾九旬,仍能挥毫书法,伏案写作,精神矍铄,记忆力惊人。
  我姊妹五个,母亲很累,为减轻母亲的负担,1954年秋,父亲把我从乡下带到身边。我跟着父亲转战南北,先后成为县政府、区政府和市政府机关的编外小鬼。我是看着父亲的脊梁,踏着父亲的身影长大的。父亲的举手投足、为人处世对我的影响都很大。父亲对我要求很严,就连走路的姿势、说话的口气、吃饭的姿态这些不起眼的小事也不放过。那时父亲很忙,我半夜醒来总是看到他仍在伏案工作。
  父亲宿舍的书桌上摆满了各种书籍,工作之余经常翻看。他常要求我:一定要打好知识基础,好的文章不妨多读几遍,范文要背得烂熟,这将受用终身。
  父亲是老机关,常有基层干部或乡亲、老友前来拜访,他都清茶一杯,热情相待,来时起坐相迎,走时送出门口,甚至目送一程。节假日骑自行车带我回家,行至村口,必下车让我跟在车后,他推着自行车和乡亲们不停地打着招呼。他对我说,这是做人起码的礼貌和品行。
  长大后我参军在济南当兵,父亲常给我写信,在工作和思想上给予我指导,他每次到济南出差总会抽出时间到部队看我,我总有许多问题向他请教、求他评说。
  无论我在部队服役还是转业到地方工作,他总是千叮万嘱,唯恐我有所闪失,当我有了一定职务,父亲对我的监管就更加严格了,他常对我说:“有空多读点书,别把时间浪费在无端的应酬上!”每当报纸上有重要文章发表,他总是来电询问并催促我认真阅读。
  父亲在职时在政府部门分管重点工程,60岁后还亲自出征,代表市政府担任淄博毛纺厂、张店热电厂建厂总指挥,他拒绝腐败、一丝不苟,被传为佳话,他工作勤奋、敢打硬仗,为淄博的经济建设立下了汗马功劳,多次受到省和国家表彰。他66岁返回政府机关,在原职岗位上正式离休。
  父亲离休后被推举为淄博市老年书画学会常务理事长法人代表,连任四届,一干就是十八年。在任期间,成立分会16处,发展会员3000多人,举办市级书画展无数,出版会员画册多本。他还和几位老同志一起创办了柳泉诗社,连任社长三届,发展社员300多人,出版《诗讯》12期《晚情诗词》5辑,《柳泉诗词》10辑。他领导的这两只队伍,成为创建文化大市、促进精神文明建设的重要力量。父亲本人也成为淄博市书坛艺苑的重要人物。为此,父亲被评为全省先进离休老干部和全市思想政治工作十大标兵。
  父亲曾是全国老年书画研究会顾问,山东省老年书画研究会理事,同时还是中华诗词学会会员,中华诗词协会名誉付主席。其书法作品多次参加全省、全国大展并获奖;其诗作散见于诗刊、报端。其艺术成就入编《中华名人铭鉴》《中国老年书画家大辞典》等十余部典籍。
  父亲83岁从市老年书画学会、柳泉诗社领导岗位退居顾问后,社会活动仍然不断,贤达挚友往来不绝,常与友人切磋诗文,研究书法,并常为朋友的书稿、画册、诗集题词、撰序,生活十分充实。
  父亲一辈子爱读书、爱学习,少年时学习十分刻苦,参加革命后,无论环境多恶劣,工作多繁忙,他从来没有停止过读书学习。年逾花甲仍和年轻人一样,报考中国汉语言文学函授大学和中国书法函授大学,并取得双学历证书。年近九十生病住院,在病榻上还坚持学习汉语拼音。几十年来他养成了每天晨读、灯读、记笔记、写日记的习惯,他的日记除“文革”中烧毁的部分,现积存68本。他学识广博,一度成为市政府机关的活字典,他记忆力惊人,《归去来辞》《滕王阁序》《赤壁赋》《木兰辞》等名篇至今能流利地背诵全文。
  父亲对我的学习一向要求严格,我已是年逾古稀的人了,他仍然像对小孩子一样要求我,尤其是我退休前后的那几年,他不是让我读名著就是让我学书法,还说要送我去杭州美术学院学画画,后来他给我请了名画家,并亲自领我登门拜师。可怜老父亲的一片心,无论儿子长到多大,在他的眼中总是孩子,总是忘不了做父亲的担当和责任!
  父亲对我的姐姐、弟弟、妹妹同样十分关心,在父亲的关怀、影响和指导下,我的姐姐和弟弟妹妹们,无论在学业上还是在事业上都发展得非常好。
  父亲对他的第三代和第四代更是关爱有加,为他们写勉言,给他们定标准,向他们提要求,常常给他们奖励和鼓励,并经常提出培养教育孩子的合理化建议。
  父亲是一个心地善良、宽容大度、温和谦让、乐于助人的人。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时候,自己家庭并不宽裕,却经常接济生活更困难的亲友。父亲与同事、朋友、家人相处总是宽容为怀,礼貌为先,从不计较小事,更无过激过头言辞。父亲高官不攀附,平民不低看,同情弱势、关照身处逆境中的同事。上世纪五十年代末一副市长被打成右派,家属子女被赶回农村,父亲对他的家属子女千方百计给予关照,想方设法为其子女安排了工作。八十年代初父亲去省城出差,遇到一个素不相识、家是沂蒙山区的大学生因分配专业不对口而哭泣,父亲顿生怜悯和爱才之心,把他带回淄博将其安排到报社工作,这位大学生后来成为这家报纸的骨干。父亲十分珍惜朋友之间的情感,尤其到了晚年总是少不了对他们的牵挂,一旦有情况,他不顾年事已高的身体,非亲自探望不可。父亲无论走到哪里口碑和人际关系都很好,他的朋友很多,直到现在往来不断。
  与父亲唠嗑是一种幸福,是一种享受。我与父亲唠嗑的范围很广,古今中外、诗词书画、家族历史、故乡逸闻……无所不及。有时一唠就是半天,总是唠不够。与父亲唠嗑,有时在家里、有时在聚会的餐桌旁,在出行的汽车上、在户外的观光中,甚至在医院的病榻前,只要他的身体许可,有机会就唠。在与父亲的唠嗑中,我长了许多知识,增了不少见识。越唠越觉父亲的经历是那么丰富,知识是那么渊博,思路是那么清晰,记忆力是那么过人,父亲简直是一位神奇的人物。
  父亲这本书,读到七十岁才真正地读出一点味道来!
 
 
   
 本版文章  
父亲是本书
家有故事代代传
 
 
   
   
广告位招商
   
   
淄博日报官方网站: www.zbnews.net
版权声明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媒体合作
Copyright 2010-2012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