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淄博晚报 >淄博晚报12版

白菜花
日期:[2019年01月12日]  版次:[12]  稿源:[ 淄博晚报 ]  作者:[ ]  

  □ 孙建萍
  晚饭炖白菜,一层一层的剥离叶子,两寸高的菜心映入眼帘,找出一个瓶子,加水,把白菜心秧了进去。
  两三天后,白菜心的叶子慢慢变绿,开始抽茎,结出了细细密密的花蕾。五六天后,四瓣的小花一朵朵绽放,水灵灵、黄灿灿的。喊儿子来欣赏,儿子不屑一顾,说没啥好看的。
  其实,儿子幼儿园的时候,我还和他做过白菜花的实验呢。把菜心秧进分别滴有蓝墨水、红墨水的杯子里,然后观其变化。三岁的儿子每天一起床就拉着我的手去阳台看白菜花,从幼儿园放学回来也是先跑去看白菜花。小嘴不停的向我汇报白菜花的长势和他的新发现。那时只觉得跟屁虫一样的儿子很烦,就盼着他长大别粘在我身上。
  儿子四五年级时对围棋感兴趣。晚饭后便缠着他爸爸围一局。躺在床上,看他爷俩下围棋、打闹,感觉是真幸福呀!
  后来儿子升入初中,功课渐渐多了起来。每天晚上跟我们嬉闹的时间少了,但还总愿意说说学校的事。
  现在高考在即的儿子每天只限于餐桌上和我们唠唠嗑。只有在假期里,才会长谈阔论。听儿子滔滔不绝地讲历史,用数据分析来阐明他对现在社会的看法。我的眼神里满满的是赞许和欣慰。当我高兴地想摸摸他的头时,他却快速的把头扭向一边。看着一米八的大儿子,心里飘起一阵小小的成就感;却也想一巴掌把他拍回我的肚皮里,那样就可以随时抚摸他,和他楠楠私语。有时也会想起他粉嘟嘟的胳膊勾在我的脖子上,细嫩嫩的小脸蛋在我脸上头上蹭来扭去……
  2019年元旦的前一天去给儿子开家长会。坐在儿子的座位上,课桌上一封“王母亲启”(夫家姓王)的信,赫然映入眼帘。儿子用文言文的方式给我写了一封信,语言凝练、感情细腻、语调诙谐幽默,把娘俩的亦爱亦闹、亦嗔亦乐跃然纸上。“世纪之晦,来归潍县王氏。尝育一子,名政杰。于其生时未固视之,掉包也?不知也”。
  因为家长会,匆匆瞥过一眼。回家的路上,一遍一遍回温儿子深情轻松的叙写。泪,悄悄涌上来。默念着儿子的信,思绪突然转回到十八年前:产房里,被医生拍打脚心,肺循环启动,嗷嗷大哭的小肉团,当其俯趴在我的肚皮上时,哭声夏然而止,那是母子连心的安全感吧。信,248个字,不善言谈的儿子把内心的火热变成了文字,原来内敛的儿子心里始终有我,貌似叛逆的他骨子里也是乖巧的。今天的文字就是生活的仪式感吧。
  回家一眼看见脱离母体的白菜花,不忘其本,抽茎向上,灼灼其华,正开得起劲呢!

 
 
   
 本版文章  
微信之前
腊八
雪花的心声
白菜花
钟声随想
 
 
   
   
广告位招商
   
   
淄博日报官方网站: www.zbnews.net
版权声明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媒体合作
Copyright 2010-2012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