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淄博晚报 >淄博晚报13版

寻觅
日期:[2018年08月10日]  版次:[13]  稿源:[ 淄博晚报 ]  作者:[ ]  

  □ 孙建萍

  晚饭后依旧溽热难捱,四敞的窗户仍是吹不进一丝风儿。走吧,去小顶山,去爬爬小顶山,去吹吹山风,去寻找一点凉意。
  从阆苑门登山,西天的云彩正烧的红,路边的小花静静地开,小草静静地结种子,山风习习地吹,夏晚的小顶山真好!
  漫坡的山路上,游人如织。许多五十开外的人甩着双手,反着身子倒走,这是作何?那就反过身去体验一把吧。脚后跟落在生硬的路面上,小腿上的筋也绷得紧了,整个重心后倾,不习惯。最陡处坚持走了几分钟,眼前的画面忽然磅礴起来。落日余晖中,万家灯火温暖的亮、沿河路上的车灯划出霓虹、星子隐隐地闪。东西南三面环山的博山,北行的车灯和北向的路灯更拉长了北面的平阔和敞通。脑里忽然想起农家收米的簸箕,三面有沿、一面敞口。而博山北面平进,东西南三面环围,如米斗般招财纳福。想不到,倒行还有如此发现。情不自禁,一边倒走一遍张开双臂,越倒着上山,越进了山的深处,倒又像跌坐进一把太师椅,有靠背、有扶手,舒坦安然。凝目四望,心中一阵波澜,夜色朦胧中,倒收获了一份不一样的心情!
  陡坡尽头便是天梯。天梯前的平台,既可以观景,鸟瞰山城,又是上山休息的中转站。几位鹤势螂形的长者闲云野鹤般悠哉舞拳,太极精神在高台处、在临风处,潇洒如仙。感觉身子也清轻了起来,这里是尘世的灵台、是身心的精魂提升地!
  爬上天梯来到石海,几位近六十岁的老者坐在微温的大石头上,吹着山风,听着京戏。他们劳作了一天,黄昏傍晚时分来到这里,看白天繁忙的渐渐退去,看夕阳的无限好,看夜色的慢慢笼罩。听一听程砚秋的《锁麟囊》,唱几句西皮流水的《女起解》,或者来一嗓子裘盛戎的《打龙袍》。幽咽婉转、刚柔并济的唱腔与这半天火烧又青松葱绿还怪石静立的石海才是最美的舞台和绝配。
  这么个石海,教科书里是这样说的:石海的形成可追溯到4.4亿年前,那时的博山还是一片汪洋,海底沉积慢慢形成几百米厚的石灰岩。这些石灰岩经过地壳运动脱离海洋环境上升为陆地,再经过挤压破裂、还有雨水的溶蚀,便发育成了最早期的石海地貌。原来是经过历世历劫才有了今天的石海。想一想二十年前,毛头小伙的老公和情窦初开的我也常常来到石海,也常遇见一对一对的青年男女在此约会,大约恋人们都爱来石海吧。这儿的石头上、草丛边、树荫下,处处都留有情人的喃喃私语和窃窃情话。“曾经沧海难为水”,是海枯石现的石海酝酿了爱恋呢,还是爱恋使这石海有了魅力。爱,在海与石的缠绵中产生,又在海与石的依恋中凝练升华。沧桑的石海呀,感受到了多少对清越、火热的心弦碰撞,聆听了多少甜的话、蜜的语,听到了多少海誓山盟的誓言,印证了多少“沧海水”和“巫山云”的柔情蜜意呀!
  转下至高的齐长城,下行来到电视塔。这曾经视为高建筑的铁塔,此时浓缩的似乎“精华”了。七零后“神头小学”的孩子们,在体育课上几乎都摸过电视塔的铁门。那时“神头小学”办学条件简陋,无操场提供学生运动。那这广阔的小顶山就是最好的体育场。体育课上,老师限时,学生们从山脚的学校出发,跑到半山,摸一摸铁门,又一路欢快跑回学校。仅容一人行的的小路上,没有推搡争抢,只有纯真少年的互助互扶,只有有序友爱的队列。斑驳的铁门、蜿蜒的山路呀,一定还记得小学生们银铃的笑声和活力四射的脚步吧!
  夜色渐渐浓郁起来。“儿童乐园”也暂告一天的宣泄鼎沸,趋于寂静。儿子小时候常去乐园游玩。高低起落的跷跷板,应该是在童真笑声的作用力下才一上一下起升降落吧;吊床上颤颤的棕绳还停留着稚嫩小手的印记吧;荡悠悠的独木桥上还有女孩子的哭鼻子和男孩子的恶作剧吧。在白天,乐园里一定到处是粉嫩的藕瓜似的小胳膊在向同伴们招手;一定是健壮的小鹿一般的双腿在奔跑跳跃;一定是纯纯的、咯咯的童音在笑着吧……
  转过“原山大会堂”再回到“阆苑门”,广场舞的大妈们还没散场。红裙子、绿裙子在“荷塘月色”的旋律下陶醉的走跳着、旋转着、舞动着,这是健康愉悦的享受呀!
  一路走来,凉意找到了,却也猛然醒悟,这小顶山上就是爱的世界呀,就是成长、纯真、美满、祥和的世界呀。这里有童真笑声的回荡;这里有烂漫少年跑步登山的足迹;这里有恋人情话的呢喃;这里有中年人别样心境的开阔;这里亦有老年人现世安稳的静好。这里真好,这里是夏晚凉爽的宝地,是寻爱觅爱的福地,是一生真爱的胜境!

 
 
   
 本版文章  
寻觅
△ 心情就像衣服,脏了就拿去洗洗、晒
点赞 儿子数学很差,老公每天都
家中鸟语花香
 
 
   
   
广告位招商
   
   
淄博日报官方网站: www.zbnews.net
版权声明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媒体合作
Copyright 2010-2012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