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淄博晚报 >淄博晚报12版

回家  □苏健
日期:[2018年02月10日]  版次:[12]  稿源:[ 淄博晚报 ]  作者:[ ]  


  午休的时候,又听到了肯尼·基(Kenneth·G)的萨克斯风名曲《回家》,一种思念家乡的情绪扑面而来,那清丽,优美的旋律令人动容,不知不觉间潸然泪下。
  醉人的旋律,纯悠扬的清音效果和抒情的高音层次感清晰分明,美妙的音符仿佛在演奏家指尖灵动跳跃,给人以纯净无瑕、超越空间立体感。萨克斯柔和的音质极富穿透力,尤其是里面的沙鼓和金锤等重金属的敲击声,细腻刚硬,延展深远,给人以无限美好的遐想与向往……
  “近乡情更怯,不敢问来人。”如同一滴浓墨滴落到洁白的宣纸上,家乡的影子在脑海中晕染开来。隆冬时节,水瘦山寒。那个黄河岸边的小村庄,是我魂牵梦绕的地方。每一棵老树,每一座宅院,每一缕炊烟,每一个乡亲的音容笑貌,变得清晰可见。
  回家,踏上先辈耕耘过的土地上心情变得踏实。村南是一片半沙半淤良田,秋冬种麦,夏秋收粮。蔬菜瓜果点缀其间,玉米、棉花、西瓜各种作物轮番生长,厚实的大地似乎永远得不到休息,淳朴的农人几乎天天忙忙碌碌;村北曾经是冒着“白花”的盐碱地,芦草横生,灰菜遍地,广种薄收,是村庄贫穷的符号。如今在黄河水利工程的泽被下已变为良田,成为村里冬小麦的粮仓;村东村西的育林地里盖上了新房,村子被东西拉长,几乎和邻近村长连为一体。吃一口农家饭,喝一口家乡水,舒坦,愉阔。
  回家,走在平整的村街感觉心情更加舒畅。早年间仄仄的胡同变成了大路,破旧的院落修葺一新,扩阔的街巷、高大的门楼仿佛缩短了东西南北的距离。饮用的甜水井、洗衣的苦水井不见了,家家户户通上了自来水,往常狭窄泥泞的中心路变成了宽阔的泊油路;路边修建了活动广场,安装了健身器材;往昔杂乱的草垛、门前的牛羊不见了,烧水做饭用上了煤气、用上了电,厕所改成了直冲式,牛羊、鸡鸭改去了专门的大棚;街道上安置了垃圾箱,村里角角落落干干净净,空气清新,少见了蚊蝇。每逢节日,路灯齐明,妇女们随着音乐跳起广场舞。广场上乐声悠扬,欢笑阵阵,人们的心里变得更加敞亮。
  回家,和街里街坊拉呱聊天都是高兴的事。西邻的儿子在县城工作,买了楼房结婚成家了;东邻的女儿考上重点大学,被保送了研究生;南邻的两口子出去打工,加班挣钱过年不回家了;还有一家院的侄子添了二胎大孙子,买了辆新轿车;原来的五保户补助提高了,米面油肉、吃喝穿戴都不愁了;村里见不到闲人,在家的多是老人、妇女和孩子;锁家门的是青壮年外出打工,种地的几家的农闲时间也上劳务市场。从生活水平上看,城乡差别几乎无存。
  回家,环境变了,人们精神面貌变了。经营土地的乡亲们知道少施化肥多用农家肥休养地力,知道农药残留和转基因作物对人体有害;看清了土地里转政策、土地集约化是趋势,懂得了国家出台的农村政策都是惠农利农;在外打工做生意的庄乡门更注重法制意识了,话语间传播者互联网知识,绿色、环保、创新的理念;让人欣喜地看到新一代的成长,看到他们眉宇间闪烁着的智慧和信心。
  乡音无改,鬓毛已衰。回家,我要回家,回到新农村的家。在那块古老而又厚重的土地上,无论村庄沧海桑田,这份沉甸甸的乡情永远无法取代!


 
 
   
 本版文章  
叶落归根
家就在我的泪光中
故乡已嫁到城里
回家  □苏健
 
 
   
   
广告位招商
   
   
淄博日报官方网站: www.zbnews.net
版权声明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媒体合作
Copyright 2010-2012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