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淄博晚报 >淄博晚报13版

母亲的腌蒜苔
日期:[2017年03月13日]  版次:[13]  稿源:[ 淄博晚报 ]  作者:[ ]  

  □陈宏宾
  骑车下班回家,还没有把车停稳,我就闻到厨房里飘出蒜苔的清香,爱人已经做好了晚饭,主食是母亲送来的手工馒头,菜是爱人前几天腌制的蒜苔。
  一手拿着馒头,一手拿起筷子夹起刚刚腌好的蒜苔,放进嘴里,顿时感到再没有比这好吃的东西啦!
  儿时家境不算太好,不像现在顿顿有菜吃,那时能吃饱就算不错的啦!有时吃饭就是馒头加大蒜或者蘸辣椒。在每年的蒜苔季节,母亲都会带我们兄妹几人到自己家的地里抽蒜苔,蒜苔抽回家后,母亲会为我们凉拌一盆子蒜苔,让我们好好地过过吃菜的瘾,蒜苔生吃很辣,但是很有味道,也开胃,每次我们都是吃得饱饱的!
  为了能让我们经常有菜吃,母亲就为我们做起了腌蒜苔。
  说起制作腌蒜苔,也很讲究。母亲腌蒜台时都是把新鲜蒜苔洗净,均匀地切成一寸见长的小段,放入一个大盆里,盆子要清洗干净,不能带油,不然腌出来的蒜苔容易坏,然后在蒜苔上细细地撒上一些盐,用手把蒜苔和盐调拌均匀,而后找来一个个刷洗干净的罐头瓶子,把搅拌好的蒜苔填进罐头瓶里,再密封好,放在一个阴凉的地方。这样蒜苔就算腌制完成,要想好吃,还需些时日。
  过些日子,透过瓶子,能看到蒜苔变了颜色,由那刚抽出的纯绿变成橄榄绿色。这时就可以吃啦!我会急不可待地打开罐子,不等拿筷子,一股唾液就从口中流出……
  在没有青菜的年代,我们就靠着母亲腌制的蒜苔打发着清贫的岁月,腌蒜苔虽然不是什么好菜,可是塞满蒜苔的瓶子里填满了母亲无尽的关爱,那一根根蒜苔里仿佛流露出浓浓的母爱。
  后来,我考上县城一所中学,离开了家、离开了母亲,学生时代的我,依然经常吃着母亲腌制的蒜苔。
  记得一次期末考试期间,由于功课忙,迎接考试,我有一个月没有回家。当我正在低头认真复习功课的时候,班主任老师喊了我一声,抬头一看,一个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是母亲。一身粗布衣,满头大汗,手里紧紧地拎着一个布包。我顿时感到眼眶热热的,控制着眼泪,我快步走出教室,我知道,母亲是给我送菜来啦!
  手捧着母亲送来的腌蒜苔,我的心沉沉的,这哪是蒜苔呀。分明就是母亲的一颗心,一颗对儿子的关爱之心。
  如今,母亲已是满头银发,可是到了春上,母亲还会腌制一些蒜苔给我们送去,母亲经常给我说;外面大鱼大肉吃多啦!回家吃些清淡的,日子还是简单些好,人呀!到什么时间也不能忘本!

 
 
   
 本版文章  
母亲的腌蒜苔
您多久没赴家宴
吃相 有那么重要吗?
运气的秘密
哈哈镜
 
 
   
   
广告位招商
   
   
淄博日报官方网站: www.zbnews.net
版权声明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媒体合作
Copyright 2010-2012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